我想要把這篇文章>>>給我最近剛認識的一個朋友>>>聽了他的故事之後 
看到這篇文章 想到的是他>>>
要堅強>>>而且勇敢嘿>>>



他分手好了自己,難過了你

作者/BrainH

在你們的關係沉默了許久後,今天,他托朋友拿了封信給你。

最近的這一個月,你們的關係走到了一種陌生又熟悉的狀態。陌生的是彼此的生活,熟悉的則是這個狀態背後的原因。在一起的這九個多月,你們有過無數次的爭執,每每提到分手卻又在幾天之後言歸於好。本來情侶的關係好像就是這樣,總有些起伏,少不了笑與難過交織。幾個起落之後,你們有了一個共識,你們真的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。完全的相異或視而不見得意味著分手,不過更多的力氣是一定得花的,如果雙方還打算要在一起。

這一陣子你們的關係,漠然、冷淡之外,更多的是無話可說。對於你們的關係,你們無話可說;對於彼此的生活,你們無話可說;對於共同的未來,你們無話可說;對於用心經營,你們無話可說。好多的無話可說,構成了最近這一個月來你們的關係,所以當那天你談到你們的狀況時,那雲淡風輕的「我跟他應該快要分手了吧」,輕鬆到讓周遭的朋友信以為真地覺得你們已經有了這個默契在心裡。

聽你講分手,沒有一絲的沉重。輕的像你們共同的那段過去,從未存在。又好像它存在過,但卻刻印得太輕,所以留下的痕跡模糊不明。不深刻,否則不該那樣輕易。但今天,我們知道我們都錯估了你的狀態,身為朋友的我們失職,沒能覺察到你的雲淡風輕,只是種自我解嘲,不表示著你的無謂。

今天你收到了那封信。

我看見你接過一張折起的信紙,然後我起身從包包裡拿菸。再回頭,你已經伏在另一個朋友身上哽咽啜泣。在場的三人包括我霎時間不知如何反應,下一秒你已經哭濕了自己的臂膀。除了遞紙給你,我們完全不知該如何反應,或者說不知道該不該反應。畢竟,曾經我們都以為你已經對於這樣的結果做好預備。

在你停止哭泣後,我們禁不住好奇想聽聽對方到底怎麼說,畢竟這九個多月來,對於他也是朋友一場。於是你把信交給了我們。

?#92;讀著他寫的分手信,我大概能理解你的哭泣。信裡的他,對於你們的這一段關係,滿滿的都是感激,夾雜的是歉意。他很抱歉曾經與你共同構築的夢想,無法陪你共同完成;他很抱歉這九個多月來,讓你忍受了他的壞脾氣,那些讓你以酒澆愁、?#92;灑KTV包廂的?#92;多個夜晚…他很感激,過去這段日子來有你的陪伴,在他退伍後重入社會的過渡期裡,你陪著他;他很感激,你讓他重新相信愛情絕對不是只在激情的蜜月期後就必定夭折;他很感激,過去的那些磨擦衝撞,讓他更了解自己,也更熟悉愛情;他很感激,關於九個多月中的所有點滴,不論當時的情緒究竟是喜、是怒、是哀、是樂、或者曾經有沒有恨…

這樣一封殘酷的信,內裡卻透著的是他對你仍溫熱的心。透著不捨,可必須要放過彼此。的確我不贊成分手形諸文字,但他的信,讀來卻是在冷漠之中有著溫度。像冬陽,常讓人忘記感到寒冷,忘記深處嚴冬之中。

但溫暖的殘酷,難道就不傷人了嗎?

離別或?#92;傷人、分手也?#92;苦痛,但更傷的或?#92;是,兩人共同譜下的序曲,到了尾聲卻丟給對方自己寫那最後的樂章。把這麼一封信托人轉交給對方,曾經共同創造的回憶,至今他仍能擁有,獨自保留過去的完美,讓你獨自面對如今不完美的句點,這樣算不算自私?他交代了所有他最後想對你說的,卻沒給你一個機會對他說說話。

他說他仍願意陪著你,在未來的日子裡扮演一個了解你的朋友,只要你願意。就這樣他把所有的東西都丟給你,讓你一個人去消化、面對,跟分手一樣的姿態。連我們這些從來與你只是朋友的旁觀者都為你不捨、替你心疼,他話說得漂亮,也就只是個空殼,無法說服的,無法。他選擇了對自己最簡單的方式,去了結過去,不過他不該奢望在未來還要繼續在生活中擁有你。身為你的朋友,我寧可他這話就只是場面話,說說就算,沒帶真心誠意。

好過了自己,難過了對方。真想問他,有沒有一點虧欠在心裡。雖然本來在愛情裡,公平兩字只是嘴上說說,從不存在。既然在一起都沒有公平可言,是不是到了最後我們該要多一些的公平呢?分手它不是銀貨兩訖的白紙黑字遊戲規則,寫完了他最後的這些話,然後一筆畫押了過去兩百多個日子,不是的。

兩個人一起開始的,就該要一起結束。否則就只說明了,他對你的一切,自私兩個字足矣。

給你,我的朋友,做為一個紀念,也希望能聊表想要給予你的安慰。路還很長,少了他,仍有我們陪著你,繼續走。

全站熱搜

黃尖尼。肥吃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