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和我和愛情習慣

作者/BrainH

人說要戒掉一個人,是在戒掉一個習慣。這個邏輯感覺上是我們進入了一段戀愛關係,而後這段關係讓我們養成了一個習慣;因此,在我們要離開這個人、這段關係時,那戒掉這個人的過程,是在戒除我們自這段關係裡養成的習慣。所以我們說戒掉一個人,是在戒掉一個習慣。

可是,習慣是在關係發生後才養成的嗎?或者,與經驗無關,我們先驗地都各有一套在愛情關係裡的習慣呢?

如果人是習慣的動物,而愛情裡「習慣」又是一個影響至鉅的因素,那麼要說愛情,是不是得先談習慣?

或許,你習慣的是事情或感覺,不論大小都請溝通;而你的他偏生是個除非到了他非說不可的地步,否則一概自己收得好好的,習慣一切放心裡的人。
或?#92;,你習慣的是浪漫的戀愛情節,總構築兩人共享的片段該是如詩似畫,一切在你心裡有套劇本;而他是個習慣腳踏實地的人,在生活中去自己挖掘值得記憶的點滴記憶。

或許,你習慣把自己尚未理清頭緒的想法概念矛盾說出來,期待從與對方的討論中找到方向,讓他為你分擔一些你的壓力;而他卻總是在理清之後才讓你知道這些日子來,究竟他自己上演了多少齣獨角的內心戲。
或許,你習慣於表達出自己的情緒,讓他知道你是這麼樣的一個人,或是希望他能逗逗你、哄哄你;而他習慣喜怒不形於色,除非情緒將要滿溢,否則他總默默消化。

或許,你習慣期待對方能從你說出的話語,感受到你對他的心意;而他走的是行動路線,從不言說,只默默耕耘…這些林林總總的習慣、族繁不及備載的習慣。

要舉出兩人習慣差異甚大的可能例子,似乎不是件難事。這些習慣,要說是經驗養成?還是個性使然?

在發現了這些差異後,我們說既然有這些差異,那麼我們需要溝通;我們要溝通才能相互了解,然後再進一步我們需要達成共識,找到那個平衡、找到那你我都覺得舒坦的互動方式;然後我們維持著著段關係,再去確認我們是否能夠相愛。

那萬一,在要溝通的時候,我們又發現我們習慣於不同的溝通方式,這路是要怎麼走下去呢?如果沒法溝通,常理上我們認為這關係就進了條死胡同,是不是我們可以開始構想該如何就此打住呢?

兩個個體帶著不同成長背景下養成的個性、後天經歷的生命所給的經驗,用這些元素構成的兩個靈魂要先能相互吸引,然後幸運點才有後來的那些了解、懂得、包容,然後相戀,再談相愛。於是說著說著,愛情變成好似簡單又極其複雜的一件事。

如果習慣這部分搞得定,還有態度、價值觀呢?以上都談妥了,那麼還有現階段的你和他,生命的重心是在成就愛情還是服務生活?你和他的步調是否一致、方向是否相同?

現下的我能認知到這種種愛情裡的變數,但這些就是全部了嗎?那些我還沒能夠認知到的其他呢?

你說愛情難不難?兩個人要能好好在一起,有多少功課得做?多少?#92;夫得下?你說愛情脆不脆弱?一句「我們無法溝通」常就宣判了這段關係的唯一死刑。

如果我說我願意為你改變自己的習慣,是不是,我們就能好好走下去呢?如果我願意,你願意嗎?是不是,只要有心,就足夠了呢?

我用心與你相伴,這一路走下去,是不是有天我能夠得到一個什麼答案?還是欣賞這一路上你所帶給我的風景,也就該心滿意足?

黃尖尼。肥吃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