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性別」與「別性」尊重

作者/薄荷糖

艾倫‧狄波頓在《我愛身分地位》一書裡寫道:「每個成人的人生可說都是以兩種愛為主軸,第一種愛:對兩性之愛的追求:早已廣為流傳與記載。第二種愛:對身分地位的追求:則較為私密,而且過程充滿羞辱。然而,第二種愛的強度卻毫不遜於第一種。」

上述一段話,讓我不禁把對於第二種愛的追求套於千百年來男女戰爭所探求的「性別平等」中,在傳統對於「性別尊重」議題裡,總是逃不離言語和身體,因為天生構造不同,使得男女得以互補,也有著迴異的特性而有所誤會,用著言語長久以來辯證著。

只是,長久以來男性優於女性的心態,或是近百年許多優秀女性證明不輸男性的種種表現,讓「性別尊重」像是一場追求戰,要爭個明白的彷彿是誰該對誰心誠口服的多些尊重,而不是站在天秤上的平衡兩端。我們想得到的,到底是其他性別對自己這個性別的「敬重」,還是兩性之間真正對等的「尊重」呢?

性別尊重的原點

在以往最原始的話題,女人總是責怪著男人不懂經痛,矛盾的是男人又自女人體內而生,女人並非都是聖母瑪利亞,生子都能一人獨力而為;而男人總是一開口提起當兵往事,就彷彿在瞬間變身成超人,再也停不下當年勇的景象,也讓女人有千百個不能理解,是英雄主義作祟,還是那時光真有那麼難忘?

然,把一切問題回歸原點,男女之間的尊重,該強調到底是差異性,還是同理心呢?

假想,你今天若是一個平常人,走在熟悉的空間裡,當然是無所障礙,但若哪日,也無須車禍摔斷腿,只要一個重重的行李遇上那已習慣的幾階樓梯就可感覺吃力,是的,男女之間的問題其實不必擴大到那麼大的差異性,尊重也不過是一念之間而已。

男女雙方需要的,並不是誰必須去生一個孩子,或是也當一年二個月的兵來體會,而是當女生說經痛的時候,你能不能聯想到自己生過最痛苦的那場病,為對方端上一杯熱水,或當男人滔滔不絕的說著當兵經驗時,妳可以想起讓自己最難忘的回憶,真正應該為對方所做的是一份「體貼」。

被醜化,還是自我矮化

「妳是女生耶!為什麼不能修剪一下鼻毛再出門…」
有時候,身邊的同性的「提醒」,總是特別「快、狠、準」(口快、嘴狠、殺傷力準),即使,我也同意露出鼻毛是件很不美觀的事情,然,為什麼要強調是女生這件事呢?這,和女生就一定要穿裙子又有什麼不一樣呢?

其實,別性給的不尊重,往往不會比同性所給的更多,甚至是更不愉快,即使只是一句狀似平常的無心話,都讓人往往不知道是身為自己性別的自覺,還是潛意識的自我矮化。

也許,是因為對於熟悉的事情,理所當然的依經驗而行,卻不是什麼事情都可以照例而做,像是,女性主管也許在一般經驗裡,應該是特別能體諒女孩子經痛,然卻有可能因為同樣是女性,對方可能在職場上慣性掩飾自己某方面因為身體體能的弱勢,而不引為意,或是她的狀況恰好是經痛較為輕微者,反而跟因「不了解或是怕人批評的男性主管」爽快簽了假單,形成強烈對比。

有更多時候讓人不能被理解的是,身為無論是異性或是同性間,一遇到感情的互相刁難,那些像是都沒有理由般,即使明明知道真正的對錯是怎麼一回事,卻依然容許理智昏了頭。

唯有愛,是一場學習

在親情裡,我們學習的是如何被愛;在友情裡,我們學習的是互相給愛;在愛情裡,我們學習的是如何愛人。那在兩種性別裡,我們學習的是愛自己,才能進而尊重「別性」與「同性」,因只有了解人都是個體,欣賞不同的美,方可知如何被尊重。

黃尖尼。肥吃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